抱起小芦荟就跑の紫萱
【越苏隐凡】世间路-23

Skylar严:

一、屠苏被逼上天墉城,遇陵越丁隐 1 2 3 4 5


二、四人相聚,小池镇副本,龙套CP追六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


三、翻云寨副本,龙套CP霆皓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


四、隐凡单线武林大会,龙套CP瀚超 22


 


Chapter 23


洛阳城最好的客栈揽仙阁,总算让丁大能稍许满意了。


揽仙阁的酒菜也是一等一的好,更有许多丁隐未吃过的菜色,他叫了一整桌,和颜悦色道:


“张小凡,多吃点。”


“哎!”张小凡夹了一大块伊鲂鱼送入口中,滋味清纯,从口入喉浸满绵绵之意。他十分满足地咀嚼几下,只觉唇舌都打了颤,正要咽下,又听丁隐道:


“好好学,以后你做给我吃。”


哎呦!就知道吃不了白食!


吞下鱼肉,喝一口牡丹酿,旁桌的高谈阔论入得耳中。


原来正在讨论本次武林大会。


“我看,这头筹非君顶山庄的少庄主何瀚莫属。何庄主少年英俊,据说他的大明清音已入化境,内力深不可测。”


“我听说天宇门的小公子项允超也了不得,舍了家传宝刀,偏用一条玄蟒鞭,传闻他将家传刀法融入鞭法之中,刚柔并济,很是难缠······”


丁隐不以为然,张小凡却听得津津有味。他这勉强入了道门的修士,并没有多少机会与武者切磋。往年在青云山上,大家都练一套青云功法,用得也大多为剑。他自信武功不错,也不过是同门安慰之语,可是,以他的资质与努力,比起大多武者来,还是不落下风的。


这里他听得旁人言语,已在心中盘算应对之策。比如对阵那位内力深厚的何瀚,需得避其锋芒,以快取利。又或是鞭法独特的项允超,必得耐心防御,远近交替,引其出破绽。他正想得出神,手上忍不住比划起来,突然感觉不对,呀,噬魂还在丁隐那里呢!


丁大能仿佛能看穿他脑袋,未及他提,先开口道:


“你不能用噬魂比武。”


张小凡嘟了嘴,想问为什么,突然觉得周围安静不少,吆喝声,交谈声仿佛都远了十几丈,嗡嗡地,再不能听真切。可是面前丁隐的话语却格外清晰,简直像揪着他耳朵在说。


“你还不能好好控制它,我不放心。”


张小凡想起陈霆和林皓的凄惨下场,很是内疚,“也是,我再不注意,恐怕又造杀孽。”


“杀几个人算什么,”丁隐冷哼一声,“我是不放心你。”


张小凡瞪大眼睛,周围的声响愈发听不清了,整个世界仿佛就剩下他和丁隐。


丁隐使法术,将他和张小凡置在一方小天地里,旁人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。


“这噬魂分明是魔物,跟我体内的赤魂石系出同源,他既与你有缘,必引你入魔道,此去便万劫不复,你可思量好了?”


张小凡仍懵懂不明,“思量什么?”


丁隐目光一厉,“入魔!”


张小凡一愣,忙摇头道:“不,我不要入魔道!”


“既然不要入魔,还留着这魔物做甚?”


丁隐抽出噬魂,心念一动,嗜血珠与赤魂石相应,血光忽盛。


张小凡望着那抹刺眼的红,瞬间失神,遥远的记忆浮现眼前,因这嗜血珠造出的多般杀戮。


可他定了定神,摇头道:“我不入魔道,但这噬魂,我也不会抛弃它。”


他的眼神异常坚定,丁隐觉得此刻的张小凡竟有些陌生,但他到底不是刚入世的少年了。对于小凡的异样,对于他坚持要噬魂的原因,丁隐都不好奇,他只是轻叹一口气,道:


“如此,我传授你血神经上册,待你炼成,便可随心所欲操控这魔物了。”


张小凡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血神经,你要传我血神经?”


当年丁隐便是修习了血神经,成为天下畏惧的血神子,这不是魔书么?!


丁隐知他误会,稍加解释,“血神经分上下两册,上册为善,下册为恶。我那时因赤魂石入体,不得已从下册练起,便是血影神功。实际上册血神经是对抗魔物魔心的绝妙道法。”


张小凡眨巴着眼睛,他相信丁隐不会骗他,旁人若有机缘一阅血神经,比得感念苍天,但是张小凡并未觉得多高兴,他不知道又想到些什么,竟发起呆来。


丁隐未得谢允,也不再逼他,待得小凡回神,突然问道:


“不用噬魂,我拿什么参加比武?”


这小修士还想着比武呢!


丁隐想笑他投错了胎,扔到寻常人家练些把式便好了。


“你上街去,随便买把剑就是。”


张小凡显然不想随便,他也是个好面子的,这等比赛怎能随便拿把街头破剑——眼珠提溜一转,他想起丁隐那柄威风凛凛的紫郢剑。


“丁大哥,不如——不如把你的剑借给我?”


丁隐笑了,先是忍俊不禁,继而忍不住,哈哈大笑起来。


紫青双剑天下闻名,觊觎此宝的大有人在,若旁人胆敢动紫郢剑的主意,丁隐早已发作。可是面前的是张小凡。


丁隐也不知道怎么了,这张小凡三番四次地冒犯自己,偏偏对他讨厌不起来,反而——反而越看越顺眼。


他算不上聪明伶俐,模样也不是一等一地出色,天资更是有限。可他是张小凡,又漂亮又聪明又有天赋的人很多,但张小凡只有一个。


丁隐突然有那么一种感觉,感觉似乎就,非张小凡不可了。


他想或许真是太久未入尘世,居然真的动了尘心,该到处去走走了。


张小凡因他的笑,恼了,“不借就不借!”


丁隐瞧他样子,收住笑意,“不是我不想借你”,他刷地将紫郢剑放到桌上,“我这剑可认主,它若认了你,你自取用便是。”


“哦?怎么认主法?”


张小凡兀自取过紫郢剑,拔剑出鞘。神剑在丁隐手中自是威风八面,可到了自己手上,也不见多出众,不过是贵气锋利一点的宝剑罢了。


“难不成剑上刻了你的名字?”张小凡翻来覆去地观察紫郢剑,并未发现多独特的地方,“没刻你的名字啊——”


不成想,丁隐的神色却变了。


张小凡,就这样平平凡凡地拔出了紫郢剑,这实在是太不平凡了。


紫青双剑为他师兄长眉自翠屏峰山腹取出,本是前古遗珍,初由秦朝修士艾真子所得,于飞升之前藏于翠屏峰。双剑罡煞极重,且通灵性,若非其主,不能驾驭。张小凡就这样轻松拔剑出鞘,也未受反噬,这表示,紫郢剑真认他做了主!


丁隐不敢置信,紫青双剑所认主人,必定是福缘颇深地得道修士,方能助其斩妖除魔,修真飞升。而在此之前,魔物噬魂也认了小凡做主,欲引其入魔道。


道魔两大法器同认一主,这可真是一桩奇事。联想起来,张小凡在小池镇时,也能轻松使用玄火鉴——


丁隐不由再仔细打量张小凡,或许,他当真不是平凡人物,既有如此福分,若能潜心修行,飞升成仙亦无不可。


张小凡摆弄完紫郢剑,硬对上丁隐的目光,简直看得他心毛。


“怎么了,丁大哥?”


丁隐的目光罕见地柔和下来,“紫郢剑认了你,拿去用便是。”


“啊,真的!”张小凡忍不住抱住丁隐,“谢谢你,丁大哥!”


他显然得意地有些忘形,等到发觉自己亲热地过分,匆忙从丁隐身上跳开,并没得到预料中的寒冰眼刀,只是周围的声音重新如海水一般涌入他的耳朵。


丁隐起身欲回房,嘱咐张小凡:


“如此便先练练手,只能用武功,切不可用法术。”


 

评论
热度(35)
  1. 抱起小芦荟就跑の紫萱快扶朕就寝 转载了此文字
上一篇 下一篇
私信 归档 RSS

© 抱起小芦荟就跑の紫萱 | Powered by LOFTER